威尼斯人

首页 > 情感 > 正文

爱情是一首寂寞的歌

提示: 那时,我和莫小美同在一家快递公司上班。莫小美是个大学生,在公司主管财务,快递员小于来自农村,初中毕业,人瘦且矮。他们怎么可能在一起?有人酸溜溜地说:“莫小美一定在耍小于呢,等到把他手里的钱榨干了,一定会甩了他。”有人反驳道:“莫小美那么漂亮,想找个高帅富并不难,如果是为了钱,何必找小于这样的快递员?”

张军霞

莫小美和小于恋爱了?

听到这个消息时,熟悉他们的人都摇头表示不相信。

那时,我和莫小美同在一家快递公司上班。莫小美是个大学生,在公司主管财务,快递员小于来自农村,初中毕业,人瘦且矮。他们怎么可能在一起?有人酸溜溜地说:“莫小美一定在耍小于呢,等到把他手里的钱榨干了,一定会甩了他。”有人反驳道:“莫小美那么漂亮,想找个高帅富并不难,如果是为了钱,何必找小于这样的快递员?”

尽管大家都很好奇,却没有人问小于为什么。自从和莫小美恋爱的消息被证实,他几乎变成了大家的公敌,大家下班之后聚会也不叫他。一支支名字叫“嫉妒”的暗箭,不动声色地射向他。

半年后,莫小美和小于双双辞职离开了公司。莫小美考上了公务员,小于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于是,大家更加不看好这段恋情。

又过了一年,我在下班的路上遇到了小于。他身穿广告衫,踩着一辆三轮车,车上放着一堆乱七八糟的灯具。“小于。”我叫了一声,他立刻停下来,高兴地说:“张姐,刚下班吗?真巧。”

“你这是做什么呢?”我好奇地问。

“我开了一家店,给商户设计霓虹灯广告,店里人手少,我帮着送货。”小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当老板了呀?真能干!”说实话,我的称赞有几分言不由衷,因为站在我面前的小于,活脱脱就是一副农民工形象。“无非是给自己打工,没啥……”小于说完,似乎还在等着我问些什么,比如,关于他和莫小美的关系,我却忍着一句也没问,说不定他们早就分手了,我又何必往他的伤口上撒盐呢?

小于走了,他的背影,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看起来那么寂寞。

后来,我也离开了那家快递公司,莫小美和小于,都渐渐淡出了我的记忆。

直到不久前,我登录一个闲置已久的QQ号,无意中进入了小于的空间,正好看到了他发布的照片,那是他和莫小美在三亚海滩拍摄的一组婚纱照,他们手牵着手,笑得那么灿烂。

在这些照片的下面还有一篇日志,小于在日志里写道:

“那年,我爱上她,所有的人都不理解。我想给她幸福的生活,只能默默地拼搏,于是,我悄悄学会了制作霓虹灯的技术,我拿出存了几年的工资,开了属于自己的小店,我又利用送快递时积攒的人脉,拥有了一笔笔订单……

我爱她,爱得非常寂寞。因为所有的人都不相信我们能够修成正果,没有人分享我的快乐。

还好,恋爱八年,我们终于要结婚了。回首往事,那些寂寞又算得了什么。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我们相爱着……”

我一页页翻看小于的日志和照片,心里感慨不已:其实,我们所有的人都看错了小于,除了莫小美。

爱情,是一首寂寞的歌。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苏宣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