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

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金华通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犯罪的十大典型“老赖”案

金华新闻客户端8月8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张黎明

8月8日下午,市中级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全市法院今年以来打击拒执犯罪行为专项活动中梳理出的十大典型案例,提升执行威慑,凝聚全社会理解执行、尊重执行、协助执行的广泛共识。 

【案例一】傅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基本案情

傅某在浦江法院有未结执行案件共15起,未结执行标的额近100万元。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傅某只归还了申请执行人 51000元人民币,剩余部分均未履行。2018年3月3日,为逃避执行,傅某将其位于浦江县白马镇某房屋以3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同村的王某,该款项未用于履行法院生效文书确定的还款义务。2018年5月,浦江法院接到群众反映后,通过现场调查,发现该房屋确已转让。浦江法院依法搜集了傅某的房屋买卖契约以及当场交易的照片等证据。

案发后,傅某于2018年6月16日主动投案自首,浦江县公安局对其刑事拘留。6月17日,浦江县检察院提起公诉。同日,浦江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法院认为,被告人傅某有履行能力而拒不执行生效判决,情节严重,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因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系自首,予以从轻处理,判处被告人傅某有期徒刑八个月。

典型意义

本案中,被告人傅某在多个案件未履行的情况下,私自出售浦江县白马镇某房屋,并在收到房款后未履行法院生效裁判确定的还款义务,将房屋交易所得擅自处理,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浦江法院通过启动快速办案一体化中心,在明确犯罪事实,确定犯罪证据之后,从公安立案侦查到法院开庭宣判,仅花两天时间,就依法对傅某定罪并判处实刑,体现了对拒执罪的从快从严打击力度。

【案例二】董某伟、雷某花、董某明、董某宣拒不执行判决案

基本案情

陈某与董某伟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案,武义法院于2016年12月30日判令董某伟赔偿陈某经济损失共计1924.26元。判决生效后,陈某申请强制执行。武义法院受理后,于2017年4月13日立案并送达执行通知书。同年7月13日上午,武义法院执行人员前往董某伟家中,要求其履行判决。董某伟拒绝协商,后在执行人员要将其强制带离时,其配偶雷某花竟然用伞柄等物品击打执行人员,董某伟则招来其兄弟董某明、董某宣及村民若干人赶到现场阻碍执行,导致执行人员不同程度受伤、警车受损,致使执行工作无法进行。7月15日,因董某伟等四人暴力阻碍执行职务,武义法院决定对四人司法拘留十五日,并移送公安机关侦查。7月28日,公安机关依法对董某伟等四人刑事拘留。案发后,董某伟、雷某花已履行判决1924.26元。武义法院经审理认为,四人使用暴力抗拒执行法院生效判决,造成执行人员受伤,情节严重,系共同犯罪,其行为均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于2017年12月1日各判处董某伟、雷某花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各判处董某明、董某宣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典型意义

暴力抗法行为是挑战法律威严的严重违法行为,要坚决打击,绝不姑息。本案中,董某伟及其配偶雷某花为抗拒执行,招来其兄弟董某明、董某宣及若干村民阻碍执行,构成了拒不执行判决罪。董某明、董某宣虽不是被执行人,但以暴力方法威胁、阻挠法院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同样触犯了刑事法律,法院对涉案四名被告人进行刑事处罚,罪刑相当,罚当其罪,维护了司法权威,具有良好的警示效果。

【案例三】杨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基本案情

杨某系磐安县某机关单位退休干部,在磐安法院有作为被执行人的执行案件共32件,涉案金额606万余元,经强制执行,执行到位122万余元,其中仅一件执行完毕。2017年10月20日,陈某与杨某民间借贷纠纷案,经磐安县诉调衔接民事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杨某于2017年10月26日前归还陈某借款本金83万元及利息10万元。2017年10月23日,磐安法院依双方申请,对杨某与陈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做出民事裁定,依法确认上述协议有效。2017年10月27日,因杨某未依约还款,陈某申请强制执行,磐安法院于同日立案执行,并送达了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等法律文书。2018年1月25日,杨某将其本人住房公积金账户内的82642.90元提取至建设银行并将公积金账户销户,随即将其中的8万元转账至由其本人实际使用的以儿子杨某身份信息开户的农业银行账户内,后又将其中5.5万元转入自己工商银行账户内,再转入中衍期货和微信账号内,以规避法院执行,其中大部分用于归还个人债务。2018年6月25日,磐安法院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侦办。7月10日,杨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案发后,杨某退出涉案金额82642.90元。7月24日,磐安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被告人杨某拘役四个月。

典型意义

党政机关、公职人员等特殊主体被执行人,应带头模范遵守国家法律法规,自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本案中,杨某为逃避执行,隐瞒转移其名下财产,明显有执行能力而拒不执行,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在此,再次告诫“公职老赖”,逃避债务、拒不履行法院生效裁判,既践踏了法律的尊严,也给党和政府的形象带来了负面影响。公职人员作为民众的表率,要带头讲法治、讲诚信、讲正气,做了“老赖”终究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案例四】叶某、胡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基本案情

叶某、胡某以其所有的武义某小区住宅为他人借款提供最高额本金限额145万元的抵押,并办理了抵押登记手续。后因借款人未依约还本付息,债权人诉至婺城法院。经审理,法院判令叶某、胡某提供抵押的登记在叶某名下的房产,债权人在最高本金限额145万元及利息、罚息、复利、律师费等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经债权人申请强制执行,婺城法院于2016年7月立案执行,并立即向叶某、胡某发出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但二人均未履行且未申报财产,同时以房屋系唯一住房为由拒绝腾空拍卖。2017年2月14日,执行人员到该房产张贴送达腾房公告,敦促履行并限期腾空房屋,叶某、胡某书面承诺配合评估并在拍卖成交后2个月内搬离,但依然不配合评估。2017年2月24日,婺城法院到现场进行强制评估,叶某、胡某不仅不履行腾空房屋、交付钥匙的义务,还扬言将对房屋买受人不利,影响恶劣,给执行带来不利后果。案发后,叶某、胡某腾空了房屋并取得了申请执行人的谅解。2018年3月29日,婺城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叶某拘役六个月,判处胡某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

典型意义

被执行人对被拍卖房屋负有配合评估和拍卖处置的义务。本案虽是唯一住房,但其在设定抵押时就应预见到可能承担的法律后果,而不应以此对抗执行。被告人叶某、胡某虽书面承诺配合评估、拍卖,但实际却未配合,法院不得不通过现场强制执行才完成评估。婺城法院依法追究叶某、胡某的刑事责任,促使叶某、胡某履行腾房义务,惩治了拒不迁出房屋的行为,起到了很好的教育和警示作用。

【案例五】陆某、贾某拒不执行判决案

基本案情

陆某系浙江锦广润纺织品有限公司(简称锦广润公司)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并经营。公司在兰溪法院有20多件案件执行中,执行标的高达7000万余元。锦广润公司向银行贷款时,陆某及其家人对多笔贷款提供担保。2014年10月,陆某指使他人注册成立陆氏纺织公司,但新公司仍由其实际控制并经营。同年10月,陆某为抗拒执行,将锦广润公司的办公用房、厂房、设备等租赁给陆氏纺织公司。2016年7月至2017年1月间,陆氏纺织公司在多家银行资金支出累计高达2500万余元。而陆某的儿媳贾某明知一切仍隐瞒,同时贾某作为被执行人,在2016年7月至12月间,在工商银行、农业银行资金累计支出达70万元。

兰溪法院以陆某、贾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兰溪市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兰溪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陆某、贾某有能力执行人民法院生效判决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二人共同故意实施犯罪,是共同犯罪,其中贾某是从犯,依法予以从轻处罚。2018年5月14日,兰溪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被告人陆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判处被告人贾某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

典型意义

本案中,陆某通过注册新公司,隐瞒其是实际控制人,以指使他人挂名经营的方式隐藏、转移资产、资金,致使法院多份判决无法执行,系典型的有执行能力而拒不执行;被执行人贾某个人银行账户支出达70万元,但对生效判决的义务未做任何履行。两被执行人的行为均构成了拒执犯罪。法院依法对陆某定罪并判处实刑、对贾某定罪并判处缓刑,体现了刑法罪责相符原则。

【案例六】  金某拒不执行判决案

基本案情

金某因其雇佣的董某驾驶重型货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三人死亡,被死者家属葛某等十人诉至东阳法院,法院作出三份民事判决,判令金某、董某(因犯交通肇事罪,已判刑)连带赔偿葛某等十人交通事故赔偿款共计785302.79元,三份判决均于2008年5月15日生效,但金某未履行。后经葛某等人申请,东阳法院依法立案执行,并向金某发出执行通知书等相关法律文书。执行期间,东阳法院调查发现金某于事故发生后四日内将房屋过户给亲属。2010年7月21日,东阳法院以拒不执行法院判决为由对金某拘留十五日。后法院在仔细筛查金某的银行账户明细后,发现金某在稠州银行义乌市场支行、工商银行义乌港城支行有多笔交易,金某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判决义务,致使法院生效判决无法执行。2017年12月1日,经东阳法院移送,东阳市公安局对金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罪立案侦查。案发后,金某家属上缴执行款人民币85万余元。东阳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金某对人民法院的判决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因其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自愿认罪,案发后已全部履行判决确定的义务,予以从轻处罚,于2018年5月21日判处被告人金某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

典型意义

被执行人隐藏、转移财产,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是“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最常见的一种方式。随着网络执行查控系统的逐步完善,被执行人转移、隐匿财产的空间不断被挤压。本案被告人金某被依法判刑,同时促使其家属帮助其全部履行债务,有效保障了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取得了较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案例七】浙江美亚天奴服饰有限公司、傅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基本案情

傅某系浙江美亚天奴服饰有限公司(简称美亚天奴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5年以来,因美亚天奴公司、傅某银行贷款到期无法偿还,多名债权人向义乌法院起讼,法院作出多份民事判决,判令美亚天奴公司、傅某归还借款共计4600万余元。其中,2015年6月10日,义乌法院判令美亚天奴公司、傅某承担归还债权人600万元贷款和利息的连带清偿责任,该判决于2015年8月6日生效。为逃避执行,傅某委托陈某收取美亚天奴公司厂房租金,将2016年、2017年的厂房租金共4057308元打入黄某银行账户,用于归还黄某的借款(未经法院判决)及公司开支。

2017年6月19日,傅某投案自首。同年8月3日,傅某家属退赔人民币100万元。义乌市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义乌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美亚天奴公司罚金四十万元,判处傅某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扣押在案的傅某执行款100万元由法院予以执行分配。傅某不服提起上诉,在二审期间取得权利人的谅解,2018年5月,市中院依法改判美亚天奴公司罚金三十万元,改判被告人傅某有期徒刑一年。

典型意义

本案中,作为被告单位的美亚天奴公司、被告人傅某为逃避执行,将本属于被执行主体的厂房租赁给他人,并在收取相应租金后,未履行法院生效裁判确定的还款义务,将租金擅自处理,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同时,本案被告单位系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犯罪主体,被告人傅某法定代表人,系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对于单位及自己实施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犯罪均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案例八】王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基本案情

王某等人因资金周转困难分多次向龚某、骆某借款,后未依约归还被诉至义乌法院,2016年11月21日,义乌法院经审理判令王某等人归还龚某、骆某借款本金311.5 万元并支付利息。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王某、义乌市华灿箱包厂于2017年5月26日与义乌市义亭镇人民政府签订《收购协议》,约定由镇政府收购箱包厂位于义乌市义亭镇的房屋,补偿款共计715.86万元。该款项于2017年6月2日打入王某名下的平安银行账号。同日,王某将该笔收购款私自转移至他人账户,并用于归还其个人债务、支付员工工资、装修费等,未用于履行法院生效判决。

2017年7月14日,义乌法院以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将王某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同年8月31日,王某投案自首。案发后,王某与申请执行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取得其谅解。义乌法院审理后认为,王某对人民法院的判决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因其具有自首、立功情节且取得申请执行人谅解,予以从轻处罚,于2018年7月2日判处被告人王某有期徒刑九个月。

典型意义

被执行人擅自将财产用于履行尚未被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其他债务,致使生效判决、裁定无法履行的,依法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本案中,被告人王某在收到715.86万元补偿款后,私自转移至他人账户,将该笔补偿款擅自处理,用于归还其个人债务等,未主动到法院履行判决,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法院依法对王某定罪并判处实刑,符合法律规定,有效惩治了拒执犯罪,维护了法律尊严。

【案例九】徐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基本案情

吕某与徐某、周某建设用地使用权纠纷一案,经市中院二审,判令徐某、周某返还吕某80万元,该判决于2016年10月18日生效。经吕某申请执行,永康法院于2016年11月7日立案,于11月21日寄送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限制消费令等法律文书。2017年6月5日,徐某收到周某伟、李某、董某等人支付的60万元人身损害赔偿款后,既未向法院申报,也未向吕某支付款项,而是将该款存放在其亲属的银行卡内,用于偿还其他债务和日常生活消费。

永康法院以徐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永康市公安局于2018年6月20日对被告人徐某刑事拘留,永康市检察院于7月9日提起公诉。7月11日,被告人徐某与申请执行人吕某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履行,取得了申请执行人的谅解。永康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徐某采用隐匿财产的方式,对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因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罪行,与申请执行人和解并取得谅解,予以从轻处罚,于2018年7月1日依法判处被告人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

典型意义

本案中,徐某采用隐匿财产的方式,对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予以从轻处罚。且徐某已与吕某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兑现,取得了吕某的谅解,法院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既体现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又打击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行为。

【案例十】夏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基本案情

翁某与夏某、胡某、浙江浩力门业有限公司、浙江塞特尔机电有限公司(简称塞特尔公司,系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均为夏伟明)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永康法院于2014年5月4日作出民事调解书,由夏某归还翁某借款500万元,胡某、浙江浩力门业有限公司、塞特尔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调解书生效后,经翁某申请,永康法院于2014年5月21日立案执行,并发出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等法律文书。案件执行期间,永康法院裁定查封夏某、胡某、浙江浩力门业有限公司、塞特尔公司所有的价值9608795.7元的财产。2015年12月8日,永康法院决定对夏某司法拘留十五日。经执行人员调查发现,2015年4月20日,夏某位于武义县经济开发区桂花路9号的一部分厂房,由塞特尔公司出租他人,约定租期3年租金为53万元,后承租人分两次将租金打入塞特尔公司账户。同时从2011年2月1日起,夏某一直将位于武义县经济开发区桂花路9号5#厂房出租给武义某公司(法定代表人胡某阳)。2016年2月1日,双方进行了续租,约定租期4年每年租金80万元。双方约定以以租抵账的形式来偿还夏某欠胡某阳此前的债务,但为了让银行、法院认可该租赁合同,胡某阳以走账的形式于2015年4月29日、5月4日从武义某公司分三次打入塞特尔公司账户厂房租金共计60万元,随后塞特尔公司又于同日将该60万元分三笔转还回其所持有的账户中。

永康法院发现夏某在有能力履行相关债务的情况下,既不申报财产,也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以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夏某于2016年8月5日被永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19日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7年1月10日经永康市检察院批准逮捕并上网追逃,同年8月28日在金华市被抓获。

永康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夏某在签订租赁协议前既未与申请执行人沟通、亦未向法院申报,而是私下达成以租抵债协议,即被告人在以租抵债协议达成之时,事实上就已经私下转移了自身财产权益,最终导致案件无法执行,侵害了司法权威以及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利。并且被告人夏某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后,在取保候审期间仍未履行法院判决裁定所确定的义务,还以更换手机号码的方式逃避执行。被告人夏某转移财产,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于2018年7月11日判处被告人夏某有期徒刑二年。

典型意义

本案中,永康法院向夏某发出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等法律文书后,并裁定查封房产。但夏某没有对财产进行申报,在有大量租金收入的情况下,还隐藏、转移财产,未用于履行法院生效判决,最终导致案件无法执行,侵害司法权威及申请执行人合法权利,且夏某在取保候审期间仍未履行,还通过更换手机号码等方式逃避责任,最终被公安机关抓获,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法院依法对夏某判处两年有期徒刑,体现了刑罚的雷霆手段,有效维护了司法权威。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黄雪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