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

首页 > 印象金华 > 随想 > 正文

通济桥 婺江上的悠远记忆

提示: 江南水乡,似乎每一座城市都有一座让人念念不忘的桥,是城市地标,更是当地人心中的乡愁记忆。金华的这座桥叫通济桥,横跨于金华江之上,通连婺城南北,是婺江上大大小小的桥梁中最让金华人铭记的一座桥,曾被称作“金华大桥”。这座桥,很多人曾走过,不少人甚至天天经过,留下很多记忆。然而,对于这座桥的历史,你知道多少呢?

婺江上的悠远记忆

通济桥

江南水乡,似乎每一座城市都有一座让人念念不忘的桥,是城市地标,更是当地人心中的乡愁记忆。

金华的这座桥叫通济桥,横跨于金华江之上,通连婺城南北,是婺江上大大小小的桥梁中最让金华人铭记的一座桥,曾被称作“金华大桥”。这座桥,很多人曾走过,不少人甚至天天经过,留下很多记忆。然而,对于这座桥的历史,你知道多少呢?

相对于金华城2200多年的城建史,建成于元至正二年(1342)四月的通济桥历史不算长,距今676年。然而,“难产”的通济桥从元代大德四年(1300)初建到终于建成,经历了42年的漫长时光,建成之后又历经天灾和战乱,数十度摧毁与重建之后,才有了今日我们眼中这座横跨婺江、给很多人留下美好回忆的通济桥。

“闻说金华渡,东连五百滩。”这是唐代著名诗人李白对当时金华水运状况的形象描写。也许,滔滔西去的婺江,留给时人的印象真是太深了,难怪后来流寓金华的宋代词人李清照,也写下“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的句子,感叹金华的宏伟壮丽和婺江的源远流长。

通济桥,就像一座由历代金华人共同打造的历史文化丰碑,屹立于婺江之上,与日月同辉,承载着这座城市的沧桑历史,又通向这座城市的美好未来。

来,一起回望通济桥的历史,看这座静默的桥承载了怎样的沧桑与荣耀。

“小邹鲁”金华,文化资源丰富,地位独特

为充分挖掘、梳理、展现金华人文脉络,本报与金华市政协文史委、金华市文物局共同推出系列文化报道“古婺芳踪”

用心整理和记录这座城市的历史,寻找八婺大地共建共融共享共赢的文化力量

欢迎社会各界关心金华文化事业的人士撰文、投稿、提供线索 投稿邮箱:125059335@

僧人未能圆梦,宪使承接使命

据史料记载,在通济桥未建成前,婺江上“原比舟为桥”,因它在“上浮桥”的下游,所以被当时的人称为“下浮桥”。浮桥的桥址,就在如今大桥东边的盐埠头。

由于“双溪合流而西,其势滋大”,当时下浮桥经常出现“弱勿支,舟数败,行人亡”的悲剧。

婺江上一幕幕舟毁人亡的悲惨场景,金华城西峰寺的僧人宗信早就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他提出了“伐石作桥,以利永久”的大胆设想。为使梦想变成现实,从元代大德四年(1300)开始,他便四处募缘,并亲自选定桥址,征召建桥工匠,实施建桥工程。经过5年多的艰苦施工,在浮桥的西边终于砌成了11个桥墩。然而,由于劳累过度,宗信没等到架设桥梁就不幸去世了,工程也因此停了下来。这一停,就将近30年,通济桥于是变成一个“半拉子工程”。

元统二年(1334)春,浙东宪使(廉访使的俗称)徐奭履职婺州。这位有担当的官员,不久就奏请朝廷争取经费,诉请继续建设停工近30年的通济桥。在徐奭的带领下,经过9年的努力,元至正二年(1342)四月,终于建成了“二台十一墩,计十二孔,架木为梁;长七十八丈,宽二丈四尺,高四丈一尺;上覆以屋,六十四楹,建有三殿二亭”的廊桥,共花资金七万余缗(古代穿铜钱用的绳子,也作计量单位)。这是当时钱塘江上游规模最大、长度最长、建成最早的桥梁,不仅成为沟通婺江南北的通衢,还成了古婺州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四面八方的游人慕名而来,争睹大桥风采。许多文人雅士也经常登桥观景、赋诗作画,明朝后期的文学家、戏曲家屠隆写了一首《通济桥》:“芙蓉山下锦为溪,二水迢迢绕廓西。襟带势成双浦合,檐牙高出众峰齐……”

从此,通济桥更加声名远扬。

桥梁屡毁屡修,历尽风雨沧桑

这座以石为墩、以木为梁的廊桥,在当时虽然雄伟壮观,但终究抵挡不住凶猛的洪水和熊熊烈火的侵袭。据光绪《金华县志》记载,从明代洪武三十一年(1398)到民国三十一年(1942),因洪水和战争,通济桥毁坏就达27次。为此,通济桥经历了改搭浮桥、重建廊桥、恢复渡船、建石拱桥、修石拱桥的曲折历程。

康熙十四年(1675),清军在平定耿精忠叛乱中,廊桥被乱军烧毁。后来,金华知府张荩、知县王治国,在双溪驿前改搭“比船二十七只,铁缆二千五百斤,铁锚四座”的浮桥。然而,改搭好的浮桥,不久又被洪水冲垮。康熙二十年(1681),知县刘培初带头捐出俸禄,发动民众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造(船)三十六只,加砌两岸”,使浮桥恢复了通行。

乾隆十五年(1750),金华知府郑远、知县张玉衡又组织工匠“叠石架木,覆以屋,始复旧观”。直到乾隆四十五年(1780)五月十四,桥上不幸发生火灾,这座重建才30年的廊桥,又在大火中灰飞烟灭。由于财力等因素,只好“复造渡以济”,达30多年之久。

嘉庆十二年(1807),吴廷琛任金华知府。当他了解到“城外双溪桥毁坏已久,以舟充桥,水涨多覆,因修建费用大,迟迟不能重修”的情况后,亲自带头捐款、筹措资金,于两年后与知县杨兆璜倡议新建石拱桥。嘉庆二十年(1815)十一月桥梁建成,共“用银四万余两”。新建的石拱桥,“两岸各一垛,中十三墩,墩形西正方,东侧小椭而剡,以杀水怒。南岸当水冲处,石其堤以遏水势,上侧转瓮辅石,旁侧瓮栏叠石。桥长九十八丈,广(宽)二丈六尺,高四丈八尺。坚较前十倍”。

民国十一年(1922)夏,金华地区遭受了百年未遇的洪灾,上游洪水猛泄,婺江水连涨5次,洪水挟树木、携家什,滚滚而来,通济桥墩垛又被全部冲毁。为使桥梁更加坚固永久,在修复时,特别在“桥墩四周面石接缝处钉键以固之”,同时“拱圈上用石灰七成,黄泥三成,再以河中沙石调合成饼,铺厚尺许,以天雨不漏为度,再以石板铺平。”另外,还加砌“桥西两边石栏高四尺。”在当时的人看来,通济桥已经是“铁板一块”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抗日战争爆发。民国二十九年(1940)九月十三,通济桥南端的一至五孔被日军飞机炸毁。接着,民国三十一年(1942),国民党部队为阻止日寇继续南侵,被迫将北端主桥的五、六、七个桥孔炸毁。1949年6月,金华解放。刚成立的人民新政权,及时组织力量,对通济桥进行了临时性修复,通济桥恢复了交通。

人民当家做主,旧貌换了新颜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人民政府根据当时的财力,对通济桥进行了三次较大规模的修建加固。从此,通济桥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婺江之上。

1958年初,在北岸增建了长25米、宽8米的二孔旱桥,让沿江而行的婺江路穿桥孔而过,形成了上下交叉、人车共行的通道。

1960年6月至1961年6月,省政府共拨款26.5万元,修复了1942年被国民党部队炸毁的主桥第五、六、七孔,并在桥东侧拼宽3米,形成车行道宽7米、两侧人行道宽各1.3米的结构,使车辆与行人分开。同时,还将北引道加宽至10.5米,南引道截弯取直,新建行道路基580米,还在路基两侧用石头进行护坡,共用土石方计3万方。桥面为柏油沙隔层、石灰三合土,1965年后改为沥青。

由于多年水蚀风化,通济桥的第二、三、四墩许多条石已裂为碎块,墩心水下部分被冲蚀淘空,其洞大可进人。大部分老石拱块下沉,最大拱块下沉达5厘米至9厘米;其中一个桥墩已倾斜10厘米以上。1977年3月24日,金华县委成立了通济桥修建领导小组。工程投资15万元,于10月3日正式施工,计划3年完工,结果比原计划提前18个月完成。

城市快速发展,大桥日益伸展

改革开放后,金华经济社会蓬勃发展。1992年,通济桥以南区域规划成了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1998年,金华市委市政府机关从江北解放东路(醋坊岭)迁到现址。从此,昔日静谧的婺江南岸逐渐成了金华市新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连接南北市区的通济桥也迎来了日新月异的新时代。

随着城市化发展,1994年10月8日,总投资1780万元的通济桥拓宽工程开工。新建主桥为五孔一联预应力砼连续箱梁桥,宽15米(除去隔离带3米,桥面宽12米),长210米。同时还对老桥进行了整修,两侧均重新安装一色的青石扶栏,行车道改为水泥桥面,人行道以花格地砖铺设,桥面由原来的10米增至宽24.5米(新老相加)。新桥与老桥之间还增设了绿化隔离带,加隔离带后桥总宽达27.5米。与之相衔接的南引道坡及城南桥也拓宽重修。拓宽后的通济桥于1995年9月28日正式通车,为双向三车道。

进入21世纪,随着金华城市化、工业化步伐进一步加快,城市规模不断扩大、人口快速扩张。为进一步完善城市交通功能,金华市委市政府及时启动通济桥拼宽改造工程。2010年11月20日,通济桥拼宽改造工程正式开工。最后,在通济桥和城南桥西侧,分别建新桥与原西幅桥拼接;南北分别与八一南街和八一北街相接,全长706.817米。通济桥379.77米(不含老石拱桥)、两桥间引道153.447米(全宽45.5米,其中拼宽15米)、城南桥144.6米(全宽35米,其中拼宽8米)、城南桥南引道29米。通济桥西侧重建辅道118.646米(宽6米),两桥间引道上设五百滩立交桥(净宽12米,全宽45.5米),两桥间引道东侧设五百滩辅道167.935米(宽6米)。2011年12月21日正式通车,工程总投资5759.38万元。拼宽改造后的通济桥,为全路段双向六车道,增加了两个非机动车道和两条人行道。

回首通济桥的风雨历程,就好像是在阅读一部金华历史文化的发展史。其中,有喜有悲、有忧有乐,有平凡有壮烈,一幕幕场景都令人感喟不已。如今,桥之北,那个金华人习惯称之为“大桥下”的地方,曾经是金华最繁华的商埠,可以遥想昔日商贾云集、百货齐聚、百舸争流的景象;桥之西,与五百滩相依相连。五百滩公园里的金华名人像,如骆宾王、贯休、吕祖谦、陈亮、北山四先生、宋濂、李渔、陈望道、曹聚仁、冯雪峰、吴晗、艾青等个个如雷贯耳,时时可以感受到金华的信义、拼搏、实干的精神光芒。

如今,昔日的通济桥已不再寂寞。

婺江之上,“双龙大桥”“河盘大桥”“金虹桥”“东关大桥”等诸多桥梁,如一道道彩虹,横架婺城南北,连接蓬勃发展的金华现代化都市区。通济桥,静静地伫立在这个大河奔流的时代,迎接着一个又一个全新的挑战,续写着一篇又一篇创新发展、共建图强的精彩华章。

元大德九年(1305)浮桥的西边终于砌成了11个桥墩,之后停工

民国二十九年(1940)九月十三 通济桥南端的一至五孔被日本军机炸毁

元统二年(1334)春

浙东宪使徐奭履职婺州,续建通济桥

乾隆四十五年(1780)

五月十四

桥上不幸发生火灾,廊桥又在大火中灰飞烟灭

民国三十一年(1942)

国民党部队为阻止日寇继续南侵,被迫将北端主桥的五、六、七个桥孔炸毁

1977年3月

金华县委成立通济桥修建领导小组。工程于10月3日正式施工,投资15万元

1994年10月8日 总投资1780万元的通济桥拓宽工程开工,1995年9月28日正式通车,为双向三车道

2010年11月20日

通济桥拼宽改造工程正式开工,2011年12月21日正式通车

元至正二年(1342)四月

终于建成一座廊桥,是当时钱塘江上游规模最大、长度最长、建成最早的桥梁

乾隆十五年(1750) 金华知府郑远、知县张玉衡又组织工匠“叠石架木,覆以屋,始复旧观”

民国十一年(1922)夏

金华地区遭受百年未遇洪灾,上游洪水猛泄,婺江水连涨5次,通济桥墩垛又被全部冲毁

嘉庆十二年(1807) 金华知府吴廷琛带头捐款、筹资,于两年后与知县杨兆璜倡议新建石拱桥。嘉庆十四年(1809)重建成十三孔石拱桥

1949年6月

金华解放。刚成立的人民新政权及时组织力量,对通济桥进行临时性修复,通济桥恢复了交通

康熙十四年(1675) 在清军平定耿精忠叛乱中,廊桥被乱军烧毁。后来,金华知府张荩、知县王治国,在双溪驿前改搭浮桥,不久又被洪水冲垮

1958年初

婺江北岸增建了长25米、宽8米的二孔旱桥,让沿江而行的婺江路穿桥孔而过,形成了上下交叉、人车共行的通道

1960年6月

省政府拨款26.5万元修复主桥第五、六、七孔,并在桥东侧拼宽3米,形成车行道宽7米、两侧人行道宽各1.3米的结构,使人车分流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苏宣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