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

首页 > 印象金华 > 发现 > 正文

钱王旧踪 古韵金华的吴越印记

提示: 吴越文化赋予婺州更多的江南古韵,也奠定了金华重要的历史地位。“自二畿外为大藩者十有三,而浙最重。浙中大郡十有一,踞上游者三,而金华最重。”(明《万历金华府志》序)

吴越文化赋予婺州更多的江南古韵,也奠定了金华重要的历史地位。“自二畿外为大藩者十有三,而浙最重。浙中大郡十有一,踞上游者三,而金华最重。”(明《万历金华府志》序)

从公元907年朱温取代唐朝建立梁朝,到979年北汉主刘继元降宋,这72年史称五代十国时期。这是中国历史上战乱最多、朝代更迭最频繁、山河最破碎的一个时期。尤其是中原地区,战祸连连不断,田园荒芜,饿殍遍地,以致军队只好用战马和死人充作军粮。其间,文物典籍亦毁于战火中。

吴越是五代十国中一个小国,却是其中经济繁荣、社会也相对比较安定之国,也是十国中存在时间相对较长的一个王朝。从唐昭宗景福二年(893)钱镠受封为镇海节度使开始,到宋太宗太平兴国三年(978)钱弘俶纳土降宋止,国祚共86年。

吴越经济的繁荣和社会的稳定,自然为文学艺术的繁荣提供了基础和保证。在八婺大地,流传着不少钱氏吴越国的传说。

钱镠建婺州古城,并在侍王府手植古柏,流传至今。史料记载,唐开元年间,婺州州治迁徙今址。州治城墙,由吴越王钱镠于唐昭宗天复三年(903)四月授命始建成,后梁开平元年四月(907)建婺州城,城墙周围九里一百步,高一丈五尺,厚二丈八尺。

据《永康县志》记载:“早在五代吴越钱武肃王时,已在铜山设置矿点采铜。”永康铜山岭钱王古道也流传着钱镠巡视铜矿开采的传说:他在经过一个叫金玉坑的地方时,见风景优美,插木纪念。不料此木成活,“不枝不叶,形同槁木而神采焕然”。当地老百姓以为天神下凡,加之钱王采取保境安民的政策,经济繁荣,甚得敬仰。于是,就在此处建造了一座奉祀钱王的生祠。

清光绪《金华县志》载:周显德二年(955),吴越王复修南朝梁代学者刘孝标卒后舍宅所建的清修寺(故址在金华山九龙),并更号赐额为“九龙寺”。

这一时期,钱氏吴越国三代五王崇释礼佛的印记也深深刻在金华的文化中。金华万佛塔地宫出土的60余尊金铜造像,多数为吴越国后期铸造,其中最为珍贵的无疑是鎏金铜水月观音。

钱镠:千年古柏传说 金华乱世桃源

钱镠(852—932),字具美(一作巨美),小字婆留,杭州临安人,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创建者,谥号武肃王。

古子城、侍王府、赤松观……在金华府志、县志等记载中,都有钱镠的身影。

侍王府耐寒轩(三殿)前,左右两侧天井里有两株高达数丈的千年古柏:东侧天井内为桧柏,西侧天井内为龙柏,历经1100多年,啸风傲立,为世人惊叹,被誉为全国十大名木古树之一,如今躯干斜而不倒,枝叶直指云天,因而亦被誉为“活文物”。

因为树身太重,两棵树都已倾斜,与地面成60°角,为防止树倒下来,两棵树都用水泥柱支撑。水泥是民国时期由前苏联进口的,浇筑成柱支撑将近一个世纪,如今也成古董了。

这两棵树相传系五代吴越王钱镠亲手种植。光绪年间金华知府及调补杭州知府陈文騄曾经在《耐寒轩》匾额中加以记述:“轩前双柏耸干,天矫犹龙,相传以为钱武肃王手植,所涉无稽。志艺文有植柏记,而其文不传。柏四时无改,独耐岁寒……”

陈文騄,为清朝宰相陈大受曾孙,封疆大臣陈辉祖孙子,同治九年(1870)举于乡,同治十三年(1874)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清光绪十年(1884)任金华知府,光绪十二年,陈文騄重修金华赤松门古城墙,光绪十四年调任杭州知府。

看耐寒轩前的匾额,陈文騄很赞赏双柏的苍劲古拙、似蟠龙腾跃、独耐岁寒。

无独有偶,清代著名文学家、经学家、金石学家阮元还在《揅经室集》中题写了《金华试院自公堂后双古柏》,赞颂双柏清香庭风独耐岁寒。《定香亭笔谈》中记录徐大酉《自公堂后双古柏》诗云:“参天倚地干如铁,掘然孝子忠臣节。雪花已试岁寒心,犹饱风霜看横绝。”

双柏的存在,证明钱镠在金华有很多传说。那钱镠什么时候来过金华?据《吴越备史》记录,光化三年(900),钱镠来过金华。

至唐朝后期,社会矛盾尖锐起来,藩镇割据,军阀混战,与此同时大规模起义爆发,均对金华有很大的影响。

成通元年(860)正月,浙东裘甫领导农民起义,攻下象山、剡县,并自称天下都知兵马使,改元“罗平”,铸印“天平”,并分兵攻打衢、婺。由于婺州守将楼曾衢州守将方景深率兵扼险抵挡,义军不得入。

广明元年(880)六月,黄巢起义军攻陷睦、婺、宣三州。

从此以后,金华处于以董昌叛乱和钱镠平乱为主的军阀割据混战之中。

中和四年(884)正月,浦阳将蒋环陷婺州,婺州将王镇执其刺使黄碣请降于董昌。二月,越州刺史刘汉宏使其部下娄贵杀王镇而代之。夏四月,蒋环会钱镠攻婺州,生擒娄贵而还。

光启元年(885)三月,杭州刺史董昌大败刘汉宏,攻上越、婺、台、明等州,遂以董昌为越州刺史、镇东军节度、浙江东道观察等使。

乾宁二年(895)三月,董昌叛乱,称罗平国,年号大圣,以婺州刺史蒋环为宰相,并求援于淮南,杨行密遣安仁义率兵以应。

乾宁三年五月,董昌为吴璋所执,被斩。十一月,淮人声援董昌,攻婺州,安仁义率兵由南荡攻东阳,婺州刺史王坛坚壁自固。

乾宁四年春正月,检校太傅、彭城郡王钱镠命杜稜、吴璋率兵救东阳。安仁义复攻睦州,于一风雨夜惊扰而遁。

光化元年(898)九月,王坛遣将攻东阳,钱镠命使谕之息民。闰十月,王坛不从,钱镠遣师伐之。次年三月,王坛求救于淮南,淮师遣将康儒等来应东阳;钱镠命方密、罗聚等会师于婺州及兰溪、义乌等县,五月败于龙邱。

光化三年春,康儒等复攻婺州,钱镠遣从弟钱銶率师讨之。三月大败淮军于轩渚,康儒等由清溪而遁。九月,钱镠陷婺州,王坛奔宣州,是月,钱镠巡视婺州,命浙西营田副使沈夏权婺州刺史,又以不敬故斩东阳镇将王永。

天祐二年(905)三月,衢州制置使陈章反。夏四月,陈章会睦州兵及淮将陶雅等同攻东阳,越王钱镠命弟钱镖率师讨之。秋八月,又命方永珍济师于东阳,会师讨之。九月,陈章陷东阳,执刺史沈夏送于淮南,陈章自称衢、婺二州刺史,钱镠命杨习逐之,陈兵大败,杨习乘胜进攻东阳。次年正月,陈章听说陶雅已回歙,便自婺州退保衢州,两浙将方永珍、杨习等取婺州,攻衢州。

后梁太祖开平元年(907),钱镠被封为吴越王;梁末帝龙德三年(923),被封为吴越国王,从此建立了吴越国,实行“保境安民”政策,社会较为稳定,只是到了吴越文穆王时,有过一次婺州兵叛,但很快被金华令曹杲以计平之,曹因功被擢为婺州刺史。

后晋天福五年(940)三月,升婺州为武胜军,兵制无传。

可见,五代十国时期的金华,与其他地方相比,是相对比较安定的地方。经济的繁荣和社会的稳定,自然为文学艺术的繁荣提供了基础和保证。

《康熙金华府志》记载:梁开平中,赤松坛道士问,某献赤松涧西粳米于钱武肃王。曰:此实仙种,三秋穗重香浓,止五十区。鼠则野狸逐之,雀则苍鹰逐之。钱王密遣张思敬往视,果然,遂赐紫衣钱帛。

金华从那时开始,每年要向皇帝缴纳三十余石(石:计量单位,一石合100升,重约50公斤)。吴越国建成鱼米之乡可见一斑。吴越钱氏重视粮食生产,但赋税也不低。一直到明朝,明太祖说,百姓将最圆最干净的粳米挑选出来,用黄绢袋盛贮,封护进呈。今后只作秋粮,不须岁贡劳民。

古人惯用地名冠以酒名,延续至今。古时婺江流域的东阳、义乌、兰溪等县所产的外销酒,都称金华酒,也称金华府酒。据史料记载,吴越王钱镠偏安江南,将金华酒向五代各王朝进贡。

钱元懿:扑朔迷离郡王墓 吴越王族金华缘

钱元懿是谁?他是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创立者武肃王钱镠的第五个儿子。

钱元懿(886—951),担任过宾州、睦州刺史,青海、武胜等地的军节度使,原是太傅、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后升为太师、中书令,最后被封为“金华宣惠王”。

《康熙金华府志》:钱元懿,字秉徽,梁开平四年任,州每岁三月大风雨起城南白沙祠,坏室庐,懿至,风雨自山南过,人皆异之。

翻译一下,就是公元910年,新定县令钱元懿任婺州长官。婺州南面有白沙神,百姓敬畏。每年3月,风雨自南面穿过州城,毁坏民居。有百姓称,白沙神是海龙,每年去东海时掀起大风大雨,毁坏百姓居处。钱元懿到金华后,梦到一神仙说,白沙神得知他的到来后,忧虑惊心,风雨不经过州城,已经由南山而去。第二天,风雨果真从没有经过州城,百姓惊叹。

这则故事有神话色彩,但一定程度上记述了当时钱元懿治理金华颇有建树,但当时他具体为百姓做了什么,已无可考。

钱元懿在金华除了忙于公务,是否也到处游山玩水,崇释礼佛?

《(雍正)义乌县志》有一条关于“智度教寺”的记载里提到钱元懿:“智度教寺,县西四十里五云山,唐智忍禅师修行地。吴越钱元懿为婺州刺史,建殿成,五色云见,因名五云。宋祥符间赐额智度院,后改寺。”

钱元懿此后一直留在金华,终年66岁,谥宣惠。

钱元懿与金华的缘分,有一首诗体现:“太乙接天河,金华宝贝多,郡侯六十六,别处不经过。”这是被人称为“乌龟精”的卜士方氏在钱元懿当新定县令时为他卜的卦。后来果真应验了。金华郡王钱元懿和金华可以说有着不浅的缘分。

那么钱元懿死后葬在何处?《浙江通志》记载:吴越,青海节度使判婺州钱元懿墓,万历金华府志在县东北六里(名胜志地名沙溪墓,有巨碑未刻而石羊虎之类凡十余头)。

在《金华县志》上也有记载,钱元懿死后葬在金华。金华有两座皇家墓,一座是钱元懿墓,另一座就是秦国大长公主墓。目前钱元懿墓已消失不见,谁也说不清楚是否深藏地下。

在民间,钱元懿的墓被称为钱大王墓。有人认为钱元懿的墓在罗店,曾在金华县政府民政科任职,曾为金华文物保护委员会负责人之一的阮尚光认为有可能。1952年,他在当时的罗店区任职,有村民报告,在今新狮街道一带,发现不明石块,怀疑有古墓。当时他因公务繁忙没有前去查看,“其实,这座王墓,解放初已经不被当地群众所知。”金华本土文史专家蒋金治透露,金华郡王钱元懿的墓可能在赤松镇王宅附近。

除了金华郡王钱元懿,与金华有关的吴越国王族还有知婺州武胜军事钱俨、金华侯钱传季。

钱俨(937—1003),字诚允,号贵溪叟,本名弘信,后又因避宋讳而去“弘”名 “信”,而钱俨这个名字是在宋淳化初年才改的。钱俨是文穆王钱元璀的第十四个儿子,忠懿王钱弘俶(后亦改称钱俶)的异母弟。在忠懿王钱弘俶袭位之后,钱俨被任命为镇东军安抚副使。在显德四年,奏署衢州刺史,不久之后又知婺州武胜军事,晋光禄大夫,被封为开国伯。入宋后,在开宝三年,代替他的哥哥任湖州知府,充当宣德军安抚使。太平兴国二年,累授新、妫、儒、随、金等州观察使,仍知湖州并出判和州。真宗时期,加检校太傅,累升至特进。咸平六年卒,终年67岁。赠昭化军节度使,谥静宣,葬在和州。

钱俨自小就很聪慧。《十国春秋》记载,“甫及周岁,府中籖钥字,一见即能记忆”。他长大之后仍保持着好学的好习惯,不论寒冬酷夏都不曾停止读书,因此他“博涉多闻、文辞敏达富隆”,甚至还到了能与“当时国内文章向推”的罗隐、崔仁冀颉颃的地步。

钱俨还是一个文学家。史载:“钱俨在太宗当朝时,尝献《皇猷录》,咸平又献《光圣录》。并有嘉答。所著有前集五十卷,后集二十四卷,《吴越备史》《遗事》《忠懿王勋业志》《钱氏戊申英政录》若干卷,又作了《贵溪叟自传》一卷。”其中《吴越备史》在现今得以保留下来的钱俨著作之一,此书作者长期被认为是宋武胜军节度使掌书记范垌、巡官林禹。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宋史·艺文志》《文献通考·经籍考》都认为,《吴越备史》是钱俨所写而托名范垌、林禹,《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经过考证之后也认为这本书是由钱俨所写。

金华地区,至今仍有钱俨的后代生活。

钱传季也是钱镠的儿子,《十国春秋》如是说:“武肃王亲子三十八人,见于史传者文穆王暨元巍诸王子外,又有永嘉侯传璲、金华侯传季。”然而,具体事迹,已不可考。

吴越时期:佛教盛极一时 留下文物古迹

五代吴越国时期,东南佛教盛极一时,钱氏诸王笃信三宝。末王钱俶毕生崇佛,公元948—978年在位30年,建寺院85所,造84000座阿育王塔,藏84000部《宝箧印陀罗尼》刻经,愿佛法永驻,期国泰民安。

金华万佛塔、东阳中兴寺塔等出土了众多金铜造像、经卷等礼佛精品。其中万佛塔地宫出土的60余尊金铜造像,多数为吴越国后期铸造,观音菩萨像数量占优(均是头挽高髻,身挂璎珞,双手持净瓶、拂尘或杨枝,仿佛人间婀娜多姿的秀丽女子形象),佛像次之,两者相加占总数2/3强,当时西方净土和观音崇拜的盛行可见一斑。水月观音像和地藏菩萨像,身后圆轮状的通身大背光,周缘的三束镂空火焰纹独具吴越地域特色。

其中,五代吴越国时期的铜质和铁质的金涂塔15座。多座金涂塔上有铭文:“吴越国王钱俶敬造宝塔八万四千所,永充供养,乙卯岁记”,其铸造年代相当于公元955年。出土的铜雕佛像和吴越金涂塔等都是五代遗物,属文物珍品,佛像多为精美绝伦的鎏金观音铜造像。

金烨欣、夏艳、周邵华、来晶等专家在《金华万佛塔出土吴越国造像艺术研究》一文当中评价:从造像分期上来说,唐朝的佛像、铜像比较超脱,宋代的更入世,做得和当时的真人更像。从这段时期的造像风格来讲,衣服比较瘦长,接近当时社会上人的穿着。而五代时期正是由唐入宋的一个转变时期,具有介于出世入世之间的独特艺术风格。此时期的雕像展示出更多的灵魂之美,透过人物的衣着服饰、表情折射出人物的内心,让人对艺术作品产生同类的感觉,并进而产生敬畏、谦和、慈祥等感觉。

南寺塔位于东阳市以南勒马峰北麓,与塔北中兴寺遥遥相峙,故名“中兴寺塔”。《康熙县志》载:“中兴寺在六十四都,南渡初,中川郎公藻奉敕居此,故俗称南寺。”塔因寺得名,称“南寺塔”。南寺塔建于宋朝建隆二年(961),建寺砌塔时期,江南尚属吴越国领地。南寺塔因西北部塔基不实下陷,塔身斜向西北,1963年4月23日,南寺塔在狂风暴雨中倒塌。南寺塔形,四面实心九层,为砖结构的楼阁式塔,上承唐风,简洁秀丽,在江南建塔史上具有重要价值,寺塔建在生土层上,用一层石板衬底作基础,砖塔就砌在石板层上,平面正方形,据测算,初建时南寺塔高度应在30米以上,塔有副阶,看起来端庄稳重。出土130余件文物藏于塔心和塔壁,从材料看有金、银、铜、铁、木、石、玻璃、陶瓷、萤石等。从塔内发掘出一尊木雕罗汉,高12厘米,宽4厘米,上端为佛龛,下端为佛座,中间佛像身穿长袍,双手合一,造型规整,线条流畅,可见当时东阳木雕已有较高艺术水平。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苏宣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