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

首页 > 八婺观察 > 人可微言 > 正文

盲人打脸盲道 ——《人可微言》之三百九十六

提示: 周日(1月6日)下午,人可走在金华市区双溪路上,在五里牌楼地段的丁字路口,看到一位手持盲杖的男性中年盲人艰难地往西方向行走。

人可

周日(1月6日)下午,人可走在金华市区双溪路上,在五里牌楼地段的丁字路口,看到一位手持盲杖的男性中年盲人艰难地往西方向行走。他时而慢慢前行,时而停下来用盲杖敲击地面。见此,人可上前问他到哪里去?盲人说,到章宅村。

人可说:“我到报社,你与我一起走吧。”

说罢,盲人就把左手搭在人可的右肩上。我们两人慢慢地向前走着。

人可问他:“你经常一个人在街上走吗?”

盲人说:“有事要出门,不得不在街上走。现在街上车多人多,走路难呀。”

人可问:“你外出都是走盲道的吗?”

盲人说:“没有,没有。我是凭盲杖的敲击声走,不敢沿盲道走。沿盲道走,肯定要被车子呀、人呀、堆放的东西呀撞倒或绊倒。”

人可刻意陪他走在盲道上。刚走了几步,差点被迎面驶在盲道上的电动车撞上。两人只好离开盲道,见缝插针地向前蛇行。到了双龙南街与双溪路十字路口,盲人搭在人可右肩上的手紧紧地抓住了衣服,生怕人可会把他甩掉。他说:“我知道这里在施工,没人带的话,我根本不敢走。”也是的,就是明眼人走这个路口也得格外小心。

人可安慰他:“你不要担心,我会带你到章宅村的。”

把盲人带到章宅村后,人可走在大街的盲道上,对它有了格外的关注。城市街路建盲道,体现出社会对盲人的关怀和城市的温暖。盲道建起来了,但又有几个盲人在走呢?不是他们不需要盲道,而是他们不敢走盲道。刚刚碰到的这位盲人的行走经验是:决不能沿盲道走,不然就要被撞倒。这无疑打了盲道的脸。

城市一个劲地在建盲道,可盲道对盲人又起不了作用。对此,建城建设者和管理者会怎么想,又该怎么办?

欲知人可后面开评什么,且看《人可微言》之三百九十七。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张怡静
关键词: